• 蒸压砂加气混凝土砌块的试验研究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声乐表演艺术,有其自身特有的属性并刺激着社会中的人的审美需要。声乐表演的存在向社会反映着其自身独特的审美价值,因此,我们要从不同角度不同方面来发现研究这门学科的美学意义。声乐表演中的“表演”是音乐作品的二度创作过程,形体动作、面部表情都要以自然科学的形式展示给欣赏者以达到声情并茂、“情动于中而形于外”的审美体验。声乐表演是声乐艺术的灵魂和生命。 声乐表演;审美;科学美 “科学美是一种反应美,是人类在探索、发现自然规律过程中所创造的成果或形式”。声乐表演是用人声的歌唱并加上表演者内在情感和情绪的外部表现来表现音乐的艺术形式。在声乐艺术形式的表现过程中演唱者要通过演唱和表演把词曲作家的创作变成活灵活现、栩栩如生、有情感的语言旋律、人物形象以及故事情节,不仅使欣赏者得到听觉上的享受而且感受到视觉上的震撼。声乐教育家石惟正先生在《声乐学基础》中提出“美的感受来自听觉美和视觉美的协调、统一,来自听觉美和视觉美的互为补充、交相辉映。”这一完美艺术的表现要通过表演者以科学的学习态度,把声乐表演的艺术性和科学性有机地结合起来,在声乐表演的实践过程中理解掌握科学原理进行严格有序的科学训练,探求于掌握符合艺术发展规律的方法,从而驶向声乐表演艺术的理想彼岸。 著名的美国科学家,现代物理学的开创者和奠基人爱因斯坦在分析自己科学感受时说“照亮我的道路,并不断给我新的勇气去愉快地正视生活的理想,是善,是真,是美的。”声乐表演作为声乐艺术二度创作过程的基本属性,决定了它的美学原则必须是以真实性来丰富音乐作品的内容,拓展表演者的创造性。 其真实性,指声乐表演过程中对原作理解和表现的准确程度,即原作的忠实再现。它体现着表演者的感受能力和分析理解能力,也体现着表演者的艺术修养。“一个被尊敬的音乐家,他必定尊敬作曲家,不会出卖他们或对他们不忠的”。石惟正对声乐表演的真实再现和整体的把握指出了六个方面的要求,这六方面是声乐表演真实性再现的必需过程,这一精细缜密、周全完整的理解和分析对声乐表演真实性的实现有推动作用。对于这一过程笔者认为感知是第一位的,只有通过准确的感知过程才能正确反映音乐作品的真实内容,才能进一步的分析、理解、想象等理性的心理认知活动。这对声乐表演的真实性具有决定性的作用。萨姆·摩根斯坦在《作曲家论音乐》中指出“一部音乐作品的有生命的实际存在要靠每一次的重新演奏。”但这种新的表演活动离不开表演者的主观努力和积极的探索,其真实性,就是表演者多方面能力的综合展现,特别是像歌剧、清唱剧、音乐剧等综合性比较轻的声乐形态,对作品再现的真实程度相对要求较高,并且要求表演者能够真实的入戏,把自己全身心投入到扮演的角色中做到入境、入情、入景,以戏中的“假我”的情感来替代“真我”的表演。从这个意义上讲,剧中人物的情感完全是表演者自身情感的外化或对象化,如歌剧《白毛女》中喜儿的情感变化、《原野》中金子的人物性格、《茶花女》中微奥列塔的人生轨迹等等,都要严格要求表演者遵循真实性的原则,将“真我”的感受和情感,外化到扮演角色的身上,从而完成和达到作品真实性的要求。 在真实性的原则下,也要避免另一种极端化的倾向,把乐谱的存在视为其真实性所必须依据的唯一标准,严格要求表演者逐字逐句、一字不差根据乐谱所写内容演唱表演,这样同样是不可取的。德国音乐家韦伯对歌唱中的节奏问题是这样认为的“对所有的人来说,最困难的问题就是如何在一首乐曲的节奏运动中把嗓音和乐器结合的浑然一体,而使乐器支持并增强嗓音的表情;因为嗓音和乐器就其本质来说是相互矛盾的。由于呼吸和咬字的关系,歌唱时要求小节中有一定的起伏,就像波浪有规律地冲击着海滩一样。乐器(特别是弦乐器)则把时间分成截然分明的部分,仿佛钟摆的摆动那样。表情的真实性要求这些大不相同的特点相互融合。节拍不应该成为专横的限制,或是像磨坊锤子那样的敲击。相反,节拍对于音乐应该像脉搏对于人的生命一样。任何一部慢速度的作品,其中都会有某些要求进行较快的乐段,从而防止产生使人感到拖拉的现象。”由此看来,表演者仅仅关注乐谱的存在是远远不够的,真正把握作品的表现意义要以乐谱存在的各种提示和速度、力度、强弱变化的要求为基础,拓宽表演者广阔的视野,在更高的层次上去理解和把握声乐作品,只有对声乐作品有了一个清晰地理解和认识之后,才能将作品丰富的内涵和情感再现出来,才能获得声乐表演的真实性。 出色的表演技巧于完美的艺术表现在音乐表演中是相辅相成、互不可少的两个方面。没有表演技巧根本谈不上艺术表现,脱离了艺术表现,表演技巧也将失去他自身的存在价值。二者的统一,是音乐表演的又一重要美学原则。 表演技巧与艺术表现的统一作为音乐表演的一项重要的美学原则是具有普遍意义的,他无论对于任何时代、任何种类的音乐表演都是有效的。它对于实现音乐表演的真实性与创造性的统一,历史性与时代性的统一是必不可少的条件,也是使音乐表演达到至善至美境界的可靠保证。 法国数学家彭家勒说“科学家研究自然,并非因为这样做有用处。他所以研究它,是因为他从中能得到乐趣。他所以能得到乐趣,那是因为它美。”科学美的存在是毋庸置疑的,大多科学家都有科学的审美感受。因此,科学学习就不单单只是科学认知活动同时也是一种审美感知的过程。在声乐表演学习的过程中要把求知和审美结合起来,以审美的态度来对待学习,便会激发学习兴趣,增强探求科学知识的欲望,减轻学习负担,提高学习过程中积极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获得较高的学习效率提高学习效果。 参考文献 []石惟正,著声乐学基础[]人民音乐出版社, []赵晓生,主编表演艺术研究卷[]上海音乐学院出版社, []王次炤,主编音乐美学[]高等教育出版社, []凌继尧,著美学十五讲[]北京大学出版社,

    上一篇:试析胸主动脉瘤的外科治疗进展外科学

    下一篇:�x予新的意�x�F代企�I�l展�槭颤N�x式感越